Udp的反向代理:nginx

Udp的反向代理:nginx

在实时性要求较高的特殊场景下,简单的UDP协议仍然是我们的主要手段。UDP协议没有重传机制,还适用于同时向多台主机广播,因此在诸如多人会议、实时竞技游戏、DNS查询等场景里很适用,视频、音频每一帧可以允许丢失但绝对不能重传,网络不好时用户可以容忍黑一下或者声音嘟一下,如果突然把几秒前的视频帧或者声音重播一次就乱套了。使用UDP协议作为信息承载的传输层协议时,就要面临反向代理如何选择的挑战。通常我们有数台企业内网的服务器向客户端提供服务,此时需要在下游用户前有一台反向代理服务器做UDP包的转发、依据各服务器的实时状态做负载均衡,而关于UDP反向代理服务器的使用介绍网上并不多见。本文将讲述udp协议的会话机制原理,以及基于nginx如何配置udp协议的反向代理,包括如何维持住session、透传客户端ip到上游应用服务的3种方案等。

UDP协议简介

许多人眼中的udp协议是没有反向代理、负载均衡这个概念的。毕竟,udp只是在IP包上加了个仅仅8个字节的包头,这区区8个字节又如何能把session会话这个特性描述出来呢?

 

UDP报文的协议分层

图1 UDP报文的协议分层

在TCP/IP或者 OSI网络七层模型中,每层的任务都是如此明确:

  • 物理层专注于提供物理的、机械的、电子的数据传输,但这是有可能出现差错的;
  • 数据链路层在物理层的基础上通过差错的检测、控制来提升传输质量,并可在局域网内使数据报文跨主机可达。这些功能是通过在报文的前后添加Frame头尾部实现的,如上图所示。每个局域网由于技术特性,都会设置报文的最大长度MTU(Maximum Transmission Unit),用netstat -i(linux)命令可以查看MTU的大小:MTU大小
  • 而IP网络层的目标是确保报文可以跨广域网到达目的主机。由于广域网由许多不同的局域网,而每个局域网的MTU不同,当网络设备的IP层发现待发送的数据字节数超过MTU时,将会把数据拆成多个小于MTU的数据块各自组成新的IP报文发送出去,而接收主机则根据IP报头中的Flags和Fragment Offset这两个字段将接收到的无序的多个IP报文,组合成一段有序的初始发送数据。IP报头的格式如下图所示:IP报文头部

图2 IP报文头部

IP协议头(本文只谈IPv4)里最关键的是Source IP Address发送方的源地址、Destination IP Address目标方的目的地址。这两个地址保证一个报文可以由一台windows主机到达一台linux主机,但并不能决定一个chrome浏览的GET请求可以到达linux上的nginx。

4、传输层主要包括TCP协议和UDP协议。这一层最主要的任务是保证端口可达,因为端口可以归属到某个进程,当chrome的GET请求根据IP层的destination IP到达linux主机时,linux操作系统根据传输层头部的destination port找到了正在listen或者recvfrom的nginx进程。所以传输层无论什么协议其头部都必须有源端口和目的端口。例如下图的UDP头部:UDP的头部

图3 UDP的头部

TCP的报文头比UDP复杂许多,因为TCP除了实现端口可达外,它还提供了可靠的数据链路,包括流控、有序重组、多路复用等高级功能。由于上文提到的IP层报文拆分与重组是在IP层实现的,而IP层是不可靠的所有数组效率低下,所以TCP层还定义了MSS(Maximum Segment Size)最大报文长度,这个MSS肯定小于链路中所有网络的MTU,因此TCP优先在自己这一层拆成小报文避免的IP层的分包。而UDP协议报文头部太简单了,无法提供这样的功能,所以基于UDP协议开发的程序需要开发人员自行把握不要把过大的数据一次发送。

对报文有所了解后,我们再来看看UDP协议的应用场景。相比TCP而言UDP报文头不过8个字节,所以UDP协议的最大好处是传输成本低(包括协议栈的处理),也没有TCP的拥塞、滑动窗口等导致数据延迟发送、接收的机制。但UDP报文不能保证一定送达到目的主机的目的端口,它没有重传机制。所以,应用UDP协议的程序一定是可以容忍报文丢失、不接受报文重传的。如果某个程序在UDP之上包装的应用层协议支持了重传、乱序重组、多路复用等特性,那么他肯定是选错传输层协议了,这些功能TCP都有,而且TCP还有更多的功能以保证网络通讯质量。因此,通常实时声音、视频的传输使用UDP协议是非常合适的,我可以容忍正在看的视频少了几帧图像,但不能容忍突然几分钟前的几帧图像突然插进来:-)

UDP协议的会话保持机制

有了上面的知识储备,我们可以来搞清楚UDP是如何维持会话连接的。对话就是会话,A可以对B说话,而B可以针对这句话的内容再回一句,这句可以到达A。如果能够维持这种机制自然就有会话了。UDP可以吗?当然可以。例如客户端(请求发起者)首先监听一个端口Lc,就像他的耳朵,而服务提供者也在主机上监听一个端口Ls,用于接收客户端的请求。客户端任选一个源端口向服务器的Ls端口发送UDP报文,而服务提供者则通过任选一个源端口向客户端的端口Lc发送响应端口,这样会话是可以建立起来的。但是这种机制有哪些问题呢?

问题一定要结合场景来看。比如:1、如果客户端是windows上的chrome浏览器,怎么能让它监听一个端口呢?端口是会冲突的,如果有其他进程占了这个端口,还能不工作了?2、如果开了多个chrome窗口,那个第1个窗口发的请求对应的响应被第2个窗口收到怎么办?3、如果刚发完一个请求,进程挂了,新启的窗口收到老的响应怎么办?等等。可见这套方案并不适合消费者用户的服务与服务器通讯,所以视频会议等看来是不行。

有其他办法么?有!如果客户端使用的源端口,同样用于接收服务器发送的响应,那么以上的问题就不存在了。像TCP协议就是如此,其connect方的随机源端口将一直用于连接上的数据传送,直到连接关闭。

这个方案对客户端有以下要求:不要使用sendto这样的方法,几乎任何语言对UDP协议都提供有这样的方法封装。应当先用connect方法获取到socket,再调用send方法把请求发出去。这样做的原因是既可以在内核中保存有5元组(源ip、源port、目的ip、目的端口、UDP协议),以使得该源端口仅接收目的ip和端口发来的UDP报文,又可以反复使用send方法时比sendto每次都上传递目的ip和目的port两个参数。

对服务器端有以下要求:不要使用recvfrom这样的方法,因为该方法无法获取到客户端的发送源ip和源port,这样就无法向客户端发送响应了。应当使用recvmsg方法(有些编程语言例如python2就没有该方法,但python3有)去接收请求,把获取到的对端ip和port保存下来,而发送响应时可以仍然使用sendto方法。

 

接下来我们谈谈nginx如何做udp协议的反向代理。

Nginx的stream系列模块核心就是在传输层上做反向代理,虽然TCP协议的应用场景更多,但UDP协议在Nginx的角度看来也与TCP协议大同小异,比如:nginx向upstream转发请求时仍然是通过connect方法得到的fd句柄,接收upstream的响应时也是通过fd调用recv方法获取消息;nginx接收客户端的消息时则是通过上文提到过的recvmsg方法,同时把获取到的客户端源ip和源port保存下来。我们先看下recvmsg方法的定义:

ssize_t recvmsg(int sockfd, struct msghdr *msg, int flags);

相对于recvfrom方法,多了一个msghdr结构体,如下所示:

struct msghdr {    
    void         *msg_name;       /* optional address */    
    socklen_t     msg_namelen;    /* size of address */    
    struct iovec *msg_iov;        /* scatter/gather array */    
    size_t        msg_iovlen;     /* # elements in msg_iov */    
    void         *msg_control;    /* ancillary data, see below */    
    size_t        msg_controllen; /* ancillary data buffer len */    
    int           msg_flags;      /* flags on received message */
};

其中msg_name就是对端的源IP和源端口(指向sockaddr结构体)。以上是C库的定义,其他高级语言类似方法会更简单,例如python里的同名方法是这么定义的:

(data, ancdata, msg_flags, address) = socket.recvmsg(bufsize[, ancbufsize[, flags]])

其中返回元组的第4个元素就是对端的ip和port。

配置nginx为UDP反向代理服务

以上是nginx在udp反向代理上的工作原理。实际配置则很简单:

# Load balance UDP-based DNS traffic across two servers
stream {    
    upstream dns_upstreams {        
        server 192.168.136.130:53;        
        server 192.168.136.131:53;    
    }     
    server {        
        listen 53 udp;        
        proxy_pass dns_upstreams;        
        proxy_timeout 1s;        
        proxy_responses 1;        
        error_log logs/dns.log;    
    }
}

在listen配置中的udp选项告诉nginx这是udp反向代理。而proxy_timeout和proxy_responses则是维持住udp会话机制的主要参数。

UDP协议自身并没有会话保持机制,nginx于是定义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维持机制:客户端每发出一个UDP报文,通常期待接收回一个报文响应,当然也有可能不响应或者需要多个报文响应一个请求,此时proxy_responses可配为其他值。而proxy_timeout则规定了在最长的等待时间内没有响应则断开会话。

如何通过nginx向后端服务传递客户真实IP

最后我们来谈一谈经过nginx反向代理后,upstream服务如何才能获取到客户端的地址?如下图所示,nginx不同于IP转发,它事实上建立了新的连接,所以正常情况下upstream无法获取到客户端的地址:

nginx反向代理掩盖了客户端的IP

图4 nginx反向代理掩盖了客户端的IP

上图虽然是以TCP/HTTP举例,但对UDP而言也一样。而且,在HTTP协议中还可以通过X-Forwarded-For头部传递客户端IP,而TCP与UDP则不行。Proxy protocol本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,它通过在传输层header之上添加一层描述对端的ip和port来解决问题,例如:

Proxy-protocol

但是,它要求upstream上的服务要支持解析proxy protocol,而这个协议还是有些小众。最关键的是,目前nginx对proxy protocol的支持则仅止于tcp协议,并不支持udp协议,我们可以看下其代码:

nginx处理proxy-protocol

可见nginx目前并不支持udp协议的proxy protocol(笔者下的nginx版本为1.13.6)。

proxy-protocol实际支持udp

虽然proxy protocol是支持udp协议的。怎么办呢?

方案1IP地址透传

可以用IP地址透传的解决方案。如下图所示:

nginx作为四层反向代理向upstream展示客户端ip时的ip透传方案

图5 nginx作为四层反向代理向upstream展示客户端ip时的ip透传方案

这里在nginx与upstream服务间做了一些hack的行为:

  • nginx向upstream发送包时,必须开启root权限以修改ip包的源地址为client ip,以让upstream上的进程可以直接看到客户端的IP。
server {    
     listen 53 udp;
     proxy_responses 1;
     proxy_timeout 1s;
     proxy_bind $remote_addr transparent;     
     proxy_pass dns_upstreams;
}
  • upstream上的路由表需要修改,因为upstream是在内网,它的网关是内网网关,并不知道把目的ip是client ip的包向哪里发。而且,它的源地址端口是upstream的,client也不会认的。所以,需要修改默认网关为nginx所在的机器。
# route del default gw 原网关ip
# route add default gw nginx的ip
  • nginx的机器上必须修改iptable以使得nginx进程处理目的ip是client的报文。
# ip rule add fwmark 1 lookup 100
# ip route add local 0.0.0.0/0 dev lo table 100 
# iptables -t mangle -A PREROUTING -p tcp -s 172.16.0.0/28 --sport 80 -j MARK --set-xmark 0x1/0xffffffff

这套方案其实对TCP也是适用的。

方案2DSR(上游服务无公网)

除了上述方案外,还有个Direct Server Return方案,即upstream回包时nginx进程不再介入处理。这种DSR方案又分为两种,第1种假定upstream的机器上没有公网网卡,其解决方案图示如下:

nginx做udp反向代理时的DSR方案(upstream无公网)

图6 nginx做udp反向代理时的DSR方案(upstream无公网)

这套方案做了以下hack行为:

1、在nginx上同时绑定client的源ip和端口,因为upstream回包后将不再经过nginx进程了。同时,proxy_responses也需要设为0。

server {
    listen 53 udp; proxy_responses 0;
    proxy_bind $remote_addr:$remote_port transparent;
     proxy_pass dns_upstreams;
}

2、与第一种方案相同,修改upstream的默认网关为nginx所在机器(任何一台拥有公网的机器都行)。

3、在nginx的主机上修改iptables,使得nginx可以转发upstream发回的响应,同时把源ip和端口由upstream的改为nginx的。例如:

# tc qdisc add dev eth0 root handle 10: htb
# tc filter add dev eth0 parent 10: protocol ip prio 10 u32 match ip src 172.16.0.11 match ip sport 53 action nat egress 172.16.0.11 192.168.99.10
# tc filter add dev eth0 parent 10: protocol ip prio 10 u32 match ip src 172.16.0.12 match ip sport 53 action nat egress 172.16.0.12 192.168.99.10
# tc filter add dev eth0 parent 10: protocol ip prio 10 u32 match ip src 172.16.0.13 match ip sport 53 action nat egress 172.16.0.13 192.168.99.10
# tc filter add dev eth0 parent 10: protocol ip prio 10 u32 match ip src 172.16.0.14 match ip sport 53 action nat egress 172.16.0.14 192.168.99.10

方案3DSR(上游服务有公网)

DSR的另一套方案是假定upstream上有公网线路,这样upstream的回包可以直接向client发送,如下图所示:

nginx做udp反向代理时的DSR方案(upstream有公网)

图6 nginx做udp反向代理时的DSR方案(upstream有公网)

这套DSR方案与上一套DSR方案的区别在于:由upstream服务所在主机上修改发送报文的源地址与源端口为nginx的ip和监听端口,以使得client可以接收到报文。例如:

# tc qdisc add dev eth0 root handle 10: htb
# tc filter add dev eth0 parent 10: protocol ip prio 10 u32 match ip src 172.16.0.11 match ip sport 53 action nat egress 172.16.0.11 192.168.99.10

结语

以上三套方案皆可以使用开源版的nginx向后端服务传递客户端真实IP地址,但都需要nginx的worker进程跑在root权限下,这对运维并不友好。从协议层面,可以期待后续版本支持proxy protocol传递客户端ip以解决此问题。在当下的诸多应用场景下,除非业务场景明确无误的拒绝超时重传机制,否则还是应当使用TCP协议,其完善的流量、拥塞控制都是我们必须拥有的能力,如果在UDP层上重新实现这套机制就得不偿失了。

(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陶辉笔记 ,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9076号